魏公村拆了,北京人的记忆还剩下什么?

摘要: 印象中北京的地名中有几个“村儿”来着?东边儿的幸福一、二、三村、塔园村。。。还有就是在北京西边,有一个号称“

09-10 02:48 首页 老北京城

印象中北京的地名中有几个“村儿”来着?

东边儿的幸福一、二、三村、塔园村。。。

还有就是在北京西边,有一个号称“新疆村”;

从曾经只有十几户居民的村落,

变成今天的繁华市区的--魏公村。



长在海淀的,骑自行车能到过的地方,

一定包含着这里--

两边有着伟岸的毛白杨的白石桥;

民大西门外的法华寺、

万寿寺、李四光纪念馆。

还有原来这里孩子爱去的天成小商品市场。


北京当年那些全国知名的学府,

全都在这一片了。。。。

出名的中央民族大学,

可是云集了全国各族兄弟姐妹。


还有东边儿的北方交通。

稍北的中央财经,再远的北师大。

正北理工,对面农科院,军艺。


更别说北边的北人大,北大,清华,

这些世界闻名的学府了。

西边儿的北京电视台,北外,中国青年政治学院,

往南的舞蹈学院,国图,首师大。。。。

这里有多少人整个青春的回忆啊。。。。


往往回忆多的地方,故事就一定多,

而今天的魏公村,

是“畏吾”即维吾尔族的旧称。

村以族名。后音近叫魏公村。

新疆维吾尔人在北京一带的活动,

最早始见于唐代的记载。


后来正德年间,太监墓志铭称"委兀村"

张爵《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》称"畏吾村"

万历年间成书的《宛署杂记》称:"苇防护林地"

这些个都维吾尔族的译音。

"民国四年(1915)绘制的《实测京师四郊图》

标有魏分村,"文革"被发言权成"为公村"

1982年又恢复"魏公村"原名。


而今天的魏公村,早已成为繁华的市区。

也是几代人生活的家园,和求学人向往的高校聚集地。

而我们这一代,从一句玩笑的

“要成陶然亭,要分紫竹院”的谣传,

到现在再转到国图,突然觉得特别清寂。。。


还记得当年上学时去的首体的太阳阳?新潮流?

更多回忆还是当年手拉手的女同学吧。

还有那时大学生中流传过,找美眉去“火山”,

民族大学旁边的火山迪厅,在夜晚降临之时,

也是成为当时大学生们最爱去的地方。


到今年这里也要拆除,

将以全新“古香古色”面貌示人~



不知道,到时候那些记忆还在不在?

多少人第一次约姑娘吃饭,

第一次和哥们儿喝的烂醉的青春记忆在这里,


那些刷过夜的网吧,

吃过多少回的金孔雀、泰家菜、蒙菜

还有最正宗的新疆羊肉串儿,

好像都没了吧。。。。



不知道今后这里还有没有“民族大融合”的美食天堂?

还有曾经著名的新疆村,除了好吃的的馆子,

也有“混乱”的印象抹不去,

有人开玩笑,说你要是在这点20串儿羊肉串儿,

然后烤完了说不要了,整条街的新疆人都追着你跑。。

现在想起来,真是觉得好笑。



不知道“新疆村”这三个字,

会不会今后只能以文字出现在人们面前了。



北京的魏公村,拆了,

就算您没有生活在这里,

也可能会在这里度过自己的青春时代,

至少,您会路过这里,或是在这里下过馆子,

最少,您地铁也可能路过过这里。。。。



再来到这里时候,请来看看它的新颜,

然后回忆回忆那个年代。。。


京味儿漫画集锦

在北京,这叫规矩!

北京民国八大奇案~无头女尸01期

北京民国八大奇案~京城81号凶宅

北京民国八大奇案~八大胡同风流案

更多精彩内容

我是东城人       我是西城人  

我是朝阳人       我是海淀人

我是宣武人       我是崇文人


首页 - 老北京城 的更多文章: